返回首页

这支团队破解了中药药效表征难瓶颈

发布单位:人员机构 [2019-05-16 00:00:00] 打印此信息

在3月27日广东省委、省政府召开的全省科技创新大会上,我校药学院中药及天然药物研究所何蓉蓉教授团队与广州白云山敬修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等单位合作完成的“基于疾病易感性的中药药效评价及应用”项目斩获广东省科技进步一等奖。该项目跳出传统的西医西药评价方法,在“情志致病”中医理论的指导下,以“疾病易感性”为突破口,采用多种心理应激模型建立“情志因素”诱发疾病易感性实验动物模型,在明确药效表征的基础上解析了产品的活性部位和成分,创新和建立了适合中药作用特点的药效评价方法。

这一评价方法解决了中药药效表征难的瓶颈问题,在推进中医药现代化、国际化上迈出了重要一步。运用此技术评价方法,该团队对中药大品种进行二次开发和成果推广,有效指导了临床医生用药,提高了产品质量标准,实现了产品升级,产生了明显的经济效益:完成单位和推广应用单位相关产品近三年销售额97.3亿元,利润15.4亿元。

(何蓉蓉教授在进行实验研究)

直面中药表征难瓶颈 基于“旧法” 创建中药药效评价方法

“热销中药产品清热消炎宁胶囊、抗病毒口服液都是抗外感疾病的药物,临床有效,但用现代药理学抗病毒的方法评价无效,我们就考虑,是否选择了合适的药效评价模型可能是其中的主要原因。”何蓉蓉说。

循着这一思路,团队从中医的病因理论“情志致病”中找到了灵感,提出了“疾病易感性”的概念,即人的心情状态不同,对同一个疾病的易感性就不同。

为了验证清热消炎宁是否通过调节自身对疾病的易感性、来达到抗流感的作用,团队以100只实验小鼠为样本,通过一步步的实验,最后发现:一般情况下,当感染一定滴度的病毒时,60%小鼠会出现流感病症,说明个体存在易感性差异;如果对实验动物进行情志应激以后,再让它们感染同样滴度的病毒,则几乎100%小鼠都会出现流感的症状,说明“情志因素”会诱发疾病易感性。基于此,何蓉蓉团队创新性地提出了适合中药抗流感病毒作用评价的病毒易感动物模型。

通过这一模型,团队成功地评价了清热消炎宁等中药药效,并建立了符合中药作用特点的“疾病易感”药效评价体系。相关研究成果已获7项专利授权。其中,发明专利"九节茶提取物在降低流感病毒易感性上的应用"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发的第十七届中国专利优秀奖。

“我们一直以来都在使用国际通用的药效评价模型,一直无法说清楚‘清热消炎’这个概念,以及清热消炎宁胶囊的具体药效。现在我们的中医药也终于有了自己的一套评价体系,解决了临床医生用药困惑的问题,同时为我们的中医药药效的明确、质量标准的把控提供了保障和动力!”何蓉蓉感慨道。

产学研合作促进企业产品升级和新药研发 助力中药国际化和现代化

现代药理学上没有“清热消炎”概念、具体药效说不清楚、临床医生用药困惑……这不只是清热消炎宁胶囊的生产厂家敬修堂药业一家企业的问题,而是我国推进中医药现代化和国际化过程中遇到的普遍性问题。

而这其中的关键正是对中药药效作用的客观说明。由于中西方文化的差异,采用经典的西医西药评价方法难以体现名优中药的药理活性。中医药产品无法完成药效评价和表征,直接导致了其陷入“科学内涵欠缺”“临床无法指导用药”“患者不能放心服用”的困境。因此,回答和解释传统中药的作用效果的首要任务是创新和建立适合中药作用特点的药效评价方法。

运用疾病易感评价体系,何蓉蓉团队有效表征了清热消炎宁的药效,同时构建了活性相关的指纹图谱,提高了药品生产工艺和质量标准,进行了产品升级。2012年,该药获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发的《药品补充申请批件》。此前面临销售困境的清热消炎宁胶囊,终于峰回路转。

这一研究成果是包括姚新生、栗原博、何蓉蓉等两代人持续奋斗十多年的成果。2004年,我校药学院姚新生院士即牵头广州市重大课题《广州地区清热解毒类名优中成药作用靶标及作用物质基础研究》,重点攻关中药科学内涵的阐明,寻找一个新的理论体系来解释中药药效表征的问题。

何蓉蓉团队开展产学研合作项目16项,获省部级以上项目15项。广州白云山敬修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只是团队的合作企业之一。依托“985创新药物研究优势学科平台”“中药药效物质基础及创新药物研究广东省高校重点实验室”等基地和平台,团队长期致力于天然药物及中药现代化的研究,与广州王老吉药业股份有限公司、香雪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等多家知名中药生产企业开展了长期的产学研合作,促进了部分药品的二次开发,与中医药传统文化的进一步传播。

“除了感染性疾病,疾病易感性评价体系也同样适用于抗肿瘤、现代神经退行性疾病、心血管疾病等类别的中药药效评价。”何蓉蓉说。团队正服务更多类别的临床中药产品,同时“两条腿走路”,进行原创性新药创制研究。针对该项目的未来发展,团队有着更大的目标。“我们希望能把中医药推广到国际市场中去。”

目前,该科研项目在国内外学术会议做邀请报告30余次;发表SCI论文95篇,总他引2345次。通过论文和会议让这一成果在国际国内广泛传播,这是他们把中药推向国际的第一步。

在与何蓉蓉团队合作的相关企业中,广州白云山敬修堂药业的产品是其中最有望在欧盟注册的。他们正致力将清热消炎宁胶囊推向国际市场。“目前这个大背景下,中药国际化很难。但中医药是我们民族的独特产业,我们会尽最大努力去做。”何蓉蓉说。

科研与生活:“能离多近,就离多近”

十五年磨一剑实为不易。从2004年立项摸索,到创建中医药药效评价体系,再到成果应用转化为良好经济效益,何蓉蓉也从一名博士生,逐渐接过项目,成长为独当一面的项目带头人。与何蓉蓉一样,通过这个项目一同成长的,还有药学院20名博士生和45名硕士生。

回忆起科研道路,何蓉蓉直言:“大家都非常非常努力。”自2004年加入该科研团队以来,大家都似乎有一个共识:住得离实验室越近越好。为了能够随时回实验室监测数据、修改方案等,工作后的何蓉蓉从校外搬到校内。“吃饭时能够经过实验室,散步也能散到实验室,甚至我生了宝宝坐完月子又马上回到了实验室。”

如今,更多年轻人才加入研究团队,何蓉蓉认为这是一种传承:“我的办公室旁边就是姚新生教授和栗原博教授的办公室,每每经过我的门口,他们总要停下来对我叮咛几句,有他们‘盯着我’,我觉得很安心很有动力。这可能就是姚教授常挂在嘴边的‘培培土、扶扶正’的精神。”

(新闻中心 李伟苗 学生记者 王嘉琪)


返回首页